<label id="gc0sg"></label>
  • <optgroup id="gc0sg"></optgroup>
  • <kbd id="gc0sg"></kbd>
  • <optgroup id="gc0sg"><acronym id="gc0sg"></acronym></optgroup><center id="gc0sg"></center>

    七旬老人劉菊仙:陪伴孤寡老人29載,為100多位老人送終

    【時間: 2019-10-24 09:16 內江日報】【字號:

    “不管有多難,我都要把敬老院支撐下去。”1990年,因與高考失之交臂、在農村生了兩個孩子的劉菊仙,接到履新白馬鎮敬老院副院長的通知時,她就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干,干出一番成績回饋組織的信任。

    把老人推到院子里透透氣

    此后29年,從中年婦女到古稀老人,從副院長到院長,劉菊仙以敬老院為家,把全部的心血傾注到這群無依無靠缺乏溫暖的老人身上,服侍他們吃喝拉撒、生老病死,陪伴他們度過人生最后的時光,以“孝子”之名為100多位老人送終,用實際行動譜寫了一曲曲感人至深的“大孝之歌”。

    29年間,劉菊仙先后獲評中華孝親敬老之星、全國農村先進敬老院院長、全國道德模范先進個人等榮譽稱號。如今,已經70歲的劉菊仙再度獲評全省孝親敬老楷模,她說,“敬老院的每位老人都是我的親人,只要我身體還行,就要盡自己的最大努力照顧他們。”

    含辛茹苦

    她為孤寡老人撐起一片天

    雖然已經70歲了,但劉菊仙語言流暢,行動敏捷,推起坐在輪椅上100多斤重的老人看上去也毫不費力。她個子小小的,燙著一頭時尚的卷發,看上去十分干練,站在一群老人中間,和老人們有說有笑,幫他們按摩,親密無間。

    包括劉菊仙在內,敬老院現在一共有3名管理人員,負責老人們的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因為人手不足,即便是院長,劉菊仙也要和另外兩名工作人員一起,幫助照料老人、打掃清潔、做飯洗衣、值夜班,常常一天只能休息五六個小時。

    工作辛苦,待遇也不高,但劉菊仙很滿足,“現在一個月2000多元,比原來漲了好多呢。”

    劉菊仙告訴記者,上世紀90年代,由于經濟條件限制,敬老院生活標準很低,條件也很艱苦。為了維持老人們的生活,她想盡了辦法開源節流——老人們的頭發長了,她都親自打理,從來不上理發店;出去買菜,揀便宜的挑還要再講價,以至于菜販子都不愿意賣給她。那個時候,劉菊仙的工資只有60元每月,有時為了給老人們打頓牙祭,她常常連自己的微薄工資也貼進去了。有一次,敬老院里買煤,為了節約搬運費,她親自去搬,還因此從煤堆上摔了下來,左手肘部摔傷,她只簡單包扎了一下,就回到院里勞作。

    2004年,劉菊仙當上了敬老院院長。但隨之更艱難的日子也來了,正是那一年,敬老院里的管理人員走得只剩下劉菊仙一個。彼時,院里20多位老人,其中部分喪失自理能力,照料他們的生活起居,全靠劉菊仙一個人。

    每天從早到晚,給老人準備飯食,洗衣,清理房間……一天忙得腳不沾地,只等老人都睡下了,她去查看一圈,確保沒有人躺在床上吸煙,她才敢躺下休息,一年到頭也回不了幾次家。

    “冬天不到6點,夏天不超過5點,就必須起床,晚上不到十一二點睡不成覺。”回憶起往事,劉菊仙說,“那個時候,連趟遠門都不敢出,走哪里去都是當天去當天回,出去時間長一點心里就七上八下,操心那些老人。”

    就是這樣艱苦的日子,劉菊仙一個人咬牙堅持了兩三年。直到2006年,院里才新增了兩名人手。

    在劉菊仙的精心打理下,白馬鎮敬老院多年來沒有發生一起責任事故,在社會上營造了良好的口碑。上世紀90年代以來,白馬鎮敬老院先后獲得市中區模范敬老院,內江市一級敬老院,省二級敬老院,市中區敬老先進單位等。

    編輯:呂憶曦
    記者:張小麗  
    在线免费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