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gc0sg"></label>
  • <optgroup id="gc0sg"></optgroup>
  • <kbd id="gc0sg"></kbd>
  • <optgroup id="gc0sg"><acronym id="gc0sg"></acronym></optgroup><center id="gc0sg"></center>

    山登絕頂我為峰——記戶外運動愛好者陳文昭

    【時間: 2019-10-30 08:53 內江日報】【字號:

    你的業余愛好是什么?是手機、游戲,還是喝茶、打牌?對陳文昭來說,他唯一的答案便是戶外運動。

    十余年來,這項愛好已經融入陳文昭的生活乃至生命。年近60的他,登過終年積雪的高山,涉過廣袤無垠的沙漠,在一次次對體能及意志的巨大考驗中,不斷挑戰自我、收獲絕美風景——


    陳文昭在梅里雪山留影(受訪者供圖)

    戶外運動初體驗

    10月28日,記者見到陳文昭。他留著平頭,在這深秋的天氣里,仍穿著一件短袖T恤衫,健碩的肌肉撐起衣服,線條隱約可見。

    現年57歲的陳文昭,聲如洪鐘,精神頭十足。說起自己熱愛的戶外運動,他開始滔滔不絕、如數家珍。而他當初涉足這項運動的初衷,僅僅是為了減肥。

    2007年,陳文昭的妻子與同事一起參加戶外運動后回到家,意猶未盡地與陳文昭分享,并有意無意地說了句,“你這么胖也該去參加參加,減減肥。”當時,陳文昭體重達到200斤,并伴有脂肪肝、高血脂等疾病,聽妻子這么一說,他心動了。

    同年,一位在國內頗有影響力的登山教練來到內江推廣戶外運動,并講解了登山、攀巖、打繩結等知識,本已心動的陳文昭被激勵得熱血沸騰,第二天就報名參加了攀巖訓練。

    攀巖場地定在高橋鎮某崖壁,陳文昭在此實現了戶外運動的初體驗。“說起那次經歷,還鬧了點‘笑話’。”他笑言,第一次攀巖時,剛開口和同伴們說了聲“再見”,人就立馬“消失不見”了。原來,由于缺乏經驗,陳文昭所用的攀巖繩繩結打少了,不止滑,他一下子就滑到了谷底,好在崖壁高度僅約10米,才沒造成意外。

    初體驗中,也曾出現攀巖繩打結的情況,陳文昭掛在上面上不去下不來,但他并不覺得灰心和尷尬,反而興趣更濃,從此入了戶外運動的“坑”,經常到內江、富順及周邊各地尋找崖壁做繩降、攀巖。

    痛并快樂著的登山旅程

    隨著技術的逐漸“老練”,陳文昭越來越不滿足于就近玩這些“小兒科”,開始與隊友們一起挑戰登山。

    2008年春節,陳文昭不顧家人反對,趁著假期前去挑戰海拔約5400米的四姑娘山三峰。這是他第一次登山,此前陳文昭從未去過高原,也沒有任何登山經驗。一到登頂大本營,他便出現了高原反應,整個人頭痛欲裂,身體也十分困倦,讓他始料未及。第二天一大早,山上更下起了大風雪,別說登山了,行走都十分困難。就這樣,一行人無功而返,陳文昭的首次登山挑戰以失敗告終。

    這次失敗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雖然其后他攀登了數座高峰,但他想要征服四姑娘山的心意一直未變,前后嘗試了三次,終于在2012年拿下了這座矗立在他心中的大山。

    這座山在陳文昭挑戰過的山峰中,也是最難征服的。

    登山前一天,陳文昭和隊友們就背上行李和干糧從山腳出發,徒步前往海拔4000多米的登頂大本營。一路蜿蜒曲折,全是馬道,20多公里上山之路,陳文昭一行人幾乎不歇氣地走了近8個小時。“真的是相當累,是對耐力的極大挑戰。”回憶起那段路程,陳文昭仍是歷歷在目。

    但在登頂的艱難面前,身體的疲憊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道坎。四姑娘山頂終年積雪不化,攀登者必須靠著冰鎬、冰爪的輔助才能前進,越接近山頂,山風越大、氧氣越稀薄,陳文昭一行人光是站在那里就已感覺胸悶氣緊、心跳加速,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一行人幾乎每前行10多步就不得不休息一下。

    到達頂峰前的100多米路程,是一段“生死距離”。此處坡度達到了約50度,加上風大雪滑,陳文昭和隊友們鋪上路繩,用上鐵鎬,手腳并用才能向上邁出一步。在距離山頂約50米時,一條長約80米、寬僅約40厘米的羊腸道攔住了他們的去路。這條小道僅容一人通過,一面是數千米深的懸崖,一面是無可依附的絕壁,稍有不慎便可能失足墜崖。

    提著一顆揪得緊緊的心,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陳文昭終歸是達到了頂峰,看到了尋常難見的絕美景色。雖然過程艱辛,在山頂插上國旗和隊旗那一刻的驕傲與自豪,卻無法言喻。

    編輯:呂憶曦
    記者:陳莉萍  
    在线免费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