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0emqe"></source>
    <div id="0emqe"></div>
  • <optgroup id="0emqe"><rt id="0emqe"></rt></optgroup>
  • <strong id="0emqe"></strong>
    <noscript id="0emqe"></noscript>

    讀寫人生是一場受用無窮的修行

    【時間: 2019-11-02 10:16 內江晚報】【字號:

    10月30日,記者在威遠中學校門前見到剛參加了省青年作家創作會議回來的內江市作協會員、青年作家楊紅英,她戴著眼鏡,手中抱著一份文件資料,與大多語文老師的樣子別無二致。


    楊紅英

    從理轉文 艱難轉型

    “我從小就不喜歡文學,但我的數理化出奇的好。”在一個略顯奇怪的開頭語中,楊紅英向記者講述起她從理轉文的經歷。

    因為不喜歡文學,所以楊紅英從沒在文科上花過心思。整個讀書期間,楊紅英的語文成績都只是擦著及格線通過。

    然而天意難料,因為學校的安排,她成為了一名語文老師。她說:“一開始只教小學二年級,所以即使文學基礎較差,但考了漢語言文學的自考專科后也能勉強勝任。”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2000年,當時楊紅英作為威遠講課比賽的擂主被調到初中擔任語文老師,她在初中上的第一堂公開課就鬧出了笑話。她在講《魯迅的故鄉》一文時,分不清文學體裁,隨堂聽課的老師們課后向她指出了問題。直到現在,楊紅英都常為當時的錯誤感到羞愧。

    “我馬上決定去報名自考本科,專業系統的學習漢語言文學。”自考本科的學習持續了近六年時間,楊紅英就在學習的期間一邊看書一邊逼自己寫作。長久的堅持,她養成了一個好的閱讀習慣。

    即使不斷的學習充電,楊紅英依然沒有在心態上擺脫自己在文學造詣上的自卑。她覺得,因為幼時沒有好好學習文學,即使在家人的不懈鼓勵下依然對自己沒有信心。


    在菲律賓創作的作品


    小小說

    厚積薄發 創作小說

    2006年,不斷學習積累的楊紅英借著自己搬家的緣故寫下了一篇名叫《房子與家》的散文,以文字的方式記錄下了自己對生活的思考。

    因為楊紅英的丈夫也熱愛文學,所以在成稿后丈夫就給了楊紅英極大的肯定,并希望楊紅英能將這篇散文投稿給《內江日報》。她回憶道:“他幫我找到了《內江日報》的投稿郵箱,我們滿懷希望的將稿件投出。”

    稿件發出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被《內江日報》刊發了出來,這件事極大的激發了楊紅英的寫作熱情。她說:“能得到主流媒體的認可,我感覺我多年來的努力是有用的。”

    得到認可后的楊紅英在丈夫的幫助下加入了作協,跟隨作協的前輩們外出采風,討論文章的遣詞造句,幾乎每一次寫作都能讓楊紅英感覺有進步。她說:“那時算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2009年,楊紅英多年的積累厚積薄發,最終匯聚成了原創小說《大山魂》。以農村青年成長歷程作為故事主線,既寫人又敘事,將中國農村青年的掙扎與奮斗淋漓盡致地展現在讀者面前。

    楊紅英告訴記者,她創作這本小說只花了20余天。因為是將自己的感悟寄托在小說主角的身上,所以她文思泉涌,幾乎每天都能寫下7000字以上。她說:“也是因為這本小說,我堅定了要一直寫作的想法。”


    參加四川省青年作家創作會議

    和諧家庭 一起閱讀

    在創作《大山魂》之前,楊紅英在孩子的教育上尤其注重一起閱讀,每周她都會帶著孩子去圖書館或者書店。而她自己也因為創作不斷的接觸新的文學體裁,詩歌、小小說等等,在閱讀寫作的過程中楊紅英覺得自己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最大的改變是變得自信,看人看事也更加透徹。”楊紅英說起讀書的好就停不下來。這也直接影響了她在工作中的態度和看法,同樣是魯迅的文章,楊紅英現在就有了很多新的體會。

    或許是閱讀量提升的緣故,在課堂上楊紅英常常會引導學生去感受文章中人物的魅力。楊紅英也將自己的讀寫優勢運用到了兒子的教育上,她在與兒子溝通時會選擇書信的方式。

    去年,楊紅英遠赴菲律賓支教,她常常會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和對家人的思念寫成一篇童話或散文,然后郵寄給國內的丈夫和孩子。

    “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在文字中受到啟發和鼓舞。”楊紅英告訴記者,她的家庭關系十分和睦,與孩子之間交流順暢,沒有隔閡,在她看來,這就是讀寫對生活最大的幫助。


    編輯:呂憶曦
    記者:古佩鈴  
    在线免费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