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0emqe"></source>
    <div id="0emqe"></div>
  • <optgroup id="0emqe"><rt id="0emqe"></rt></optgroup>
  • <strong id="0emqe"></strong>
    <noscript id="0emqe"></noscript>

    畫中世界,讓他著迷

    【時間: 2019-11-02 10:23 內江晚報】【字號:

    《八十七神仙卷》《宋子天王圖》《雪霽江行圖》《高士圖》《嬰戲圖》《沐浴圖》……一幅幅臨摹與創作的人物、山水、花鳥工筆畫懸掛在這間只有10平方米的畫室,形態逼真、流暢線條、色彩明快的作品給人以無限的遐想和審美的愉悅。

    “4歲我就用粉筆在地上涂鴉,沒想到這一畫就是50多年。”市民田勇向記者講述起他的美術夢,“后來,家里墻壁上也被我畫得花里胡哨,但父母從來沒訓斥過我。”

    創作之中

    母親書柜里的《蝴蝶畫譜》《怎樣畫人物畫》兩本書,開啟了田勇的美術夢。“放學回家,我就照著書中的畫臨摹,千姿百態的蝴蝶和人物使我對繪畫有了最初的認識。”田勇說,“當時,我們院子里的幾個孩子還經常進行繪畫比賽,對繪畫的興趣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培養起來的。”

    上初中后,他又照著《三國演義》連環畫里的各種人物描摹,“一天,老師竟對我說‘沒想到學校里還有這么有天賦的學生’。”這之后,田勇成了學校的宣傳骨干,墻報上常常見到他的畫作。

    臨摹《八十七神仙卷》

    “那時,一到周末我就跑到內江市圖書館看《人民畫報》。”在畫報上,田勇第一次見到了徐悲鴻、齊白石、王淑暉、劉繼卣等名家作品。

    父親見他喜愛畫畫,就給他買回宣紙和毛筆,并對他說,“要學畫,先要練書法。”之后,田勇開始照著《柳公權玄秘塔碑》等碑帖練習書法。

    紙殼畫作

    高中畢業后,田勇進內江棉紡廠織布車間當了一名工人,但繪畫幾乎成了他業余生活的全部,“也就是在這過程中,我對線條有了更深的領悟。”田勇說。

    一張張畫廢的宣紙堆滿了他的宿舍,宣紙不夠了,他就找報紙練,“特別喜歡王淑暉《西廂記》流暢雅致的線條。”田勇感嘆道,為臨摹《西廂記》,他先用白紙起稿,然后貼在窗子玻璃上用宣紙描摹,這一次次臨摹讓他的高古游絲描、柳葉描、鐵線描等線描能力大為提高,其工筆畫作品也在工廠的書畫展上嶄露頭角。

    山水作品

    1986年,田勇考入成都紡織專科學校,“終于有機會在大學里學習繪畫了!”田勇對此大為珍惜。三年的學習,不僅讓他掌握了服裝設計的專業知識,更讓他有機會接觸到劉正成等省內書畫名家,藝術視野更加開闊。

    1989年,田勇隨學校到云南寫生,西雙版納濃郁的民族風情讓田勇如癡如醉,短短幾天,他畫了20多幅作品。在一幅長120厘米的《沐浴圖》中,他將傣族人民湖邊取水、沐浴、嬉戲,以及鴨、鵝、狗、鳥等人文生態環境淋漓盡致地展現在世人眼前。

    細心描繪

    大學畢業后,田勇調至服裝廠專門從事服裝設計。在10多年的工作中,他用自己的才智為工廠設計了眾多風格的服裝,并在四川省紡織服裝設計大賽上榮獲二等獎。

    2001年,田勇辭職與朋友在內江開起了一家廣告公司,后又在廣東、成都等地從事服裝設計和人體彩繪等職業。然而,田勇在謀生的同時,從未放棄過手中的畫筆,先后前往安岳、西安、敦煌等地寫生,速寫本、宣紙,甚至廢棄的紙殼都成了他的畫本,一幅幅描繪石刻藝術和人文風情的線描作品在他筆下誕生。

    工筆畫《關云長》

    為歷練自己的線描工夫,田勇曾數次臨摹《八十七神仙卷》《宋子天王圖》《雪霽江行圖》等工筆杰作,“雖然,每臨一幅要耗時一兩個月,但每一次與古人的對話都讓我神往,充滿了愉悅。”田勇說。

    隨著對傳統工筆畫的認識,田勇開始創作自己的作品,《嬰戲圖》中頑皮可愛的孩子和清雅的荷花,被田勇生動有趣的展現在畫面上;太白樓、東興老街等內江人文風情也被他描繪在扇面上。

    56歲的田勇,依舊與過去一樣筆耕不輟,畫中的世界,讓他著迷。


    編輯:呂憶曦
    記者:王斌  
    在线免费影视